踏歌接天晓。

福华|德哈|李泽言|微盾铁

高三养老中/短小坑

最近想当韩宇的女朋友和考上211!

还有四天就要查分了!!!!!!!

为了积人品 你们在这条下面可以点任何东西!!!!!!!!!!!

我会在出分前肝完!!!!

如果是要求更连载我会三更的!!!!每更1k以上!!!

求大家了!!!!!!猛虎落地式Orz!!!!

【HW/福华】单身久了……(4)师生+猫化

上一章地址在文末。

华生你今天撸的是夏洛克的猫毛,明天估计撸的就是夏洛克的……咳。


欧欧西


约翰·华生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屋顶上坐着一个黑发男人,眼神冰冷无机质,是探险神秘故事里的角色。约翰缓慢地眨了下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这个人有点眼熟……


下一秒再睁开眼的时候,屋顶空无一人,只有黑风衣和围巾散落在上面,估计是看错了。身上好像有暖乎乎毛绒绒的触感……哎?


约翰呆滞地看着以自己为中心的附近……全!是!猫!


一只棕背白猫给他当枕头,尾巴蓬松;体型巨大的橘猫伏卧在他的肚皮上,发出细微的鼾声;一大团小花猫坐在他的裤子上,给自己...

【恋与/周棋洛+白起x你】吃手手

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周棋洛我真的笑疯了(但写出来并不好笑

周棋洛的场合?!

周棋洛因为十天半个月没吃薯片,对其思念成灾,导致自己变成了薯片。

于是你回家就看见瘫在沙发上的特大号薯片正费力地举起手。当然,那只是疑似手部位的淀粉制品。

“不可以吃手手!”你生气地挡住把自己手送进嘴里的周棋洛。

周棋洛的声音奄奄一息:“……阿薯我真的好久没吃薯片了……”

趁你没留意的时候,周棋洛开始抬脚。

“脚脚也不许吃!!!!”

白起的场合?!

“肚子痛肚子痛肚子痛想吃手手……”

明明都吃了麻辣烫,结果肚子疼的只有自己,说不定还会晚菊不保……

流泪了流泪了。

白起给你拿来了一个热水袋和……婴...

【恋与/李泽言】吃手手

本来是F4,但是每个人的都有点长而且许墨的没想好……就拆开了哎嘿。欧欧西。

李泽言一进卧室门就看到你在床上屁股朝上呈挺尸状,但他还在打电话,一边通话一边往床沿旁坐下来,伸出左手摸你的脑袋以示安抚。

然后你以脑袋为圆心,身体在被子上画了个270度,只有头毛还分毫不差地在李泽言手掌底下。

李泽言:“……”

快速结束通话,迟疑地揉了揉,李泽言皱眉:“怎么了?”

你举起一张纸条,继续转完一周期。

“肚子痛 想吃手手”,字迹潦草,旁边还画了个小哭脸。

李泽言想起来这时候是你例假,伸出另一只手把你固定住:“我去叫医生,等下给你倒热水,别乱动。”

“没事啦,等一小会儿就可以的……”

李泽言...

【楚路】片段灭文

 设定楚子航重生在……大概龙一之后。旧文,不晓得会不会有后续。欧欧西很严重。


 路明非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又真实得不像是梦。按往常的经验,这种诡异场景百分百是路鸣泽搞出来的鬼玩意儿,可这种温暖的感觉又不是他会干出的风格。


坐在长椅上,一对情侣从他身边经过,他们手里粉色的棉花糖散发着慵懒又廉价的味道,和他们脸上写着的神情一样快乐又甜腻。


……真奇怪,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无由来地觉得这种感受陌生新鲜,可是亲切又舒适,好像在冰天雪地...

挺难受的,但不想跟现实的人讲,只能来lof上bb。大家看见不要理就好了。

真的难过难过难过……这大概是这几年以来最简单的高考了,但是我还是考的很差。特别差。很难过。我真的很难过。朋友圈里大家都特别开心觉得可以日天日地了……像我这种学习不好的人就别出来打搅气氛了吧。特别难过。我对过答案了,最优势科目选择题错的是整个高三最多的一次。

想起来一句话。十年磨一剑,直插深职院。我的确可以上深职院上二本但是……想上一本啊。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开心……我笑不出来。

失败早有征兆。早在为了拒绝父母所谓只能上文科的定论而选了理科的时候吧。反正有很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事情……只能说明,我根本没有那些...

六天高考。上来许愿。

语文120数学110英语115,理综200。总分530以上。

如果成真的话我会把我主页上所有的坑今年高考假全部写完,小号的也填完。努力希望奇迹发生吧。

提前给大家说晚安。爱整个世界。

请允许我这一次上一本。

【福华/HW】叮!您的咨询侦呱已出门(下)

上篇地址http://shiqiheng.lofter.com/post/1defafc5_12400cef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哥们我三十多天就高考了 终于把这篇写完了 等我高到一个211再回来跟大哥们共品cp


约翰脑门被汗水打湿,拿着夏洛克的手不自觉地逐渐加重了力道。货箱后的脚步声警觉地响起并逼近,他的手摸向腰后的勃朗宁,心神紧绷。


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遭遇危险,但是这是第一次夏洛克以青蛙形式陪伴在他身边的。说实话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夏洛克愤怒地调查了所有在这个当口兴风作浪的犯罪团体,但无一例外地都和青...

【豹玫瑰】夜间生长

ooc有,自设有。一篇无聊的文章。


特查拉在低头看报纸。他坐在那里,那种微渺的、来自遥远的神秘气息一点点侵袭着整个本不属于他的房间。


罗斯对于床上躺着的那条被特查拉长久地佩戴的豹牙项链兴趣非常。他赤着脚踩上珊瑚绒地毯,那种毛茸茸的触感令他心满意足。沐浴过后的水滴将白浴巾浸润,让这位特工看起来把最后一点锐利也失去了。


他问特查拉:“你有什么事吗?”


但对方在五息过后依旧没有反应,罗斯走到他身前,发现特查拉的目光在纸上一动不动。某个提前揭露真相的小细节曾在埃弗雷特的面前跳breaking,然而他只是无动于衷地按下Call Out。


“特...

【个人随笔】逃难(5)

丈夫站在窗台上,他没有点着一根烟,也没有掏出手机。

他是妻子的丈夫,不是坊间将妻子泡进柴米油盐的那种丈夫,也不是报纸上在贫穷和残疾中与妻子扶持的那种丈夫,不是年轻浪荡年老家暴的那种丈夫,他只像是爱情小说里不存在的那种丈夫。

丈夫只是某种愚昧的角色,而成千上万的男人在惰怠地、兢兢业业地、放肆地演绎。

造物主给予了他适当的聪明,不会闭耳塞听也不至于过于容易陷入思辨的难题。这是他选择的十五楼,规矩到毫无新意的楼层数,与脚底的热闹保持着微妙的一线之隔。晚风拂过他清晰的脸庞,于是烟火气很好地招摇地飘进他的鼻腔,混杂着夜间的凉风。四六的比例如同浅尝辄止的红酒一样恰到好处。他热衷于去享受这种受自己掌控...

1 / 12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