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是不可能的,只敢咕咕咕这样子。

主页有:福华|德哈|李泽言|微盾铁|警探组

【CI汉化组译稿】 托尼•斯塔克拥有钢铁般的意志吗?

这标题……废话!当然的!

无敌铁人:

CI汉化组:



【CI汉化组译稿】铁人哲学


【第12篇全文】


托尼•斯塔克拥有钢铁般的意志吗?


马克.D.怀特


译者:盯裆、药儿、望云悠


原文:Mark D. White: William Irwin Iron Man andPhilosophy Facing the Stark Reality


 


  托尼•斯塔克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英雄,但不是一个完美的人。这样说是有理由的,比如与数不清的女性之间的风流韵事使他的名声很差,更不要说他还有反复发作的酗酒问题。不过就像大多数的漫威超级英雄一样,托尼这样的不完美是很常见的,比如:蜘蛛侠缺乏自信,神奇先生大部分时间只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再比如绿巨人浩克,说的委婉点,“愤怒管理”问题。夜魔侠变得冲动易怒,精神混乱,就像蝙蝠侠的特性一样。还有其他的一些非常有名的漫威超级英雄,也因为他们自身的一些缺陷,而令他们都显得非常的真实。然而托尼跟他们都不一样的一点是,他最突出的缺陷是他的自控能力,或者该说他“意志薄弱”,特别是他面对酒瓶(或者说是蛰伏在瓶中的恶魔)的时候。


  意志薄弱的复仇者


  哲学家们也一直在探索“意志薄弱”的真相。(有时候被称作akrasia:为希腊词,意为无自制力现象,学界译为weakness of will.)从学术的角度来说,每个人都要进行这样的斗争。(我确信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十分节制,从不过度索取。)在所有有关自控力的方面里,令人好奇的是究竟为什么人需要自控力,因为自控力本质上暗示着,我们并不能时刻控制住我们自己。但是如果我们控制不住自己,谁又能控制的住呢?


  这种悖论使得一些哲学家们提出也许意志上的薄弱根本就不存在,肯定有一些别的因素能解释这些表面上是缺乏自制力的案例。哲学家唐纳德•戴维森(1917•2013)在他众多著名的论文中的一篇曾提出“意志的薄弱真的可能存在吗?”。他在文中回答道,如果一个人已经认定该去做一件事,并且也能完成这件事,但是他却选择去做别的事情,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在人们表现出意志软弱的情况时,那一定是因为他发觉自己一开始决定的举措不是最好的;也许那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而且考虑到某些情况,这个想法并无法实现,又或者它真的很草率。无论是什么情况,这个人一定是在做这件事之前,改变了想法或修正了自己的决定,这也就解释了这种奇妙的“akrasia”的行为。就像戴维森在论文的结尾提出问题所说的那样“怎么会有人各方面充分考虑之后想去做一件事时,但又觉得另一种行为更好呢?”


  想象一下娜塔莎•罗曼诺夫,也就是黑寡妇,从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那里收到了去监视一个军火走私贩子的命令。作为一个忠诚的神盾局特工,她肯定知道自己该遵守弗瑞的命令,而且也没理由她做不到。她判断出对她来说最好的选择应是为弗瑞监视军火走私贩,但是她却不执行任务,反而选择去见斯塔克来做复仇者们的事务。用戴维森的理论来解释,就是她在选择去见斯塔克之前,她一定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关于什么才是最好的行动的想法,如果她确定执行弗瑞的任务才是自己最该做的事情的话,她就肯定不会去见斯塔克。也许她怀疑这个命令来自一个伪装成弗瑞局长的坏人,所以她才选择去见斯塔克从而寻求他的帮助来调查此事;又或者她那时正在就自己对神盾局的忠诚抱有疑问。根据戴维森的理论,她一定已经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认为去见斯塔克才是最佳的选择(她自然也是那么做的)。


  同理,一些哲学家就开始怀疑,是否意志薄弱的举动不过是自由选择的结。一个人的自由行为怎么会与它的最佳判断矛盾呢?他们于是推断,除非这些举动是被强迫的:一个人如果被外力(比如精神控制)或者内在的冲动(比如上瘾)所强迫,因为这两种因素,没有人能抗拒的了。托尼•斯塔克确实对这两者都一清二楚:比如在《复仇者解散》这条故事线中,托尼的精神不知怎么地被人控制了,这使得他感觉自己的行动和表现都好像喝醉了一样。当然,这可是托尼(this being Tony),所以这些事都发生在一个联合国大会之上,这事成了一个国际事件,使得托尼不得不辞去他的美国国防部秘书长的职务,最终也导致了复仇者联盟的解散。之后,在《处决程序》这个故事里,侯伊森(帮助托尼建造第一代钢铁侠盔甲的人)的儿子控制了托尼的精神,并且迫使托尼杀害了对伊森的死负有责任的人(上百个无辜群众在这期间丧生)。在这两个案例中,托尼的决定都是受他人控制的;尽管确实是他的身体在“执行命令”,但是这些行为也显然不是因他自己的决定所导致的。他也显然不是自由的,没人会把这些例子认定为意志力软弱。托尼完全是因被人剥夺了意志力而不是因为软弱。


  上瘾,就看起来像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情况了,因为它通常被认作是成瘾者之前的一系列自由的选择所导致的结果(尽管这也是个值得考究的课题)。不管怎么说,一个人一旦有了瘾,他就成为了毒品的奴隶,或是说变成了因为渴望毒品而做出决定的人。他对自己最终做出的那个选择的判断力,已经与我们原先推测的完全不同了。(他的判断能力当然是出了毛病了,不过那又是另一件事了。)


  在《瓶中恶魔》快结尾处,托尼对着复仇者联盟的管家贾维斯发了很大的脾气(这事导致了老贾辞职),发完火他立刻后悔了,他对自己说:“我真的不是故意对贾维斯发火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不过,他真的是被迫做了这件事吗,就像他被控制,然后在联合国大会上引起的骚动那样吗?他真的对此毫无控制能力吗?很显然,托尼并不这么认为。根据他在下一刊漫画对老贾的道歉来看,他不仅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还担起了这件事的责任,尽管,如果不是被迫,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所以,有没有可能所有有关“意志力薄弱”的讨论其实都没有真正的抓住要点呢?也许一个人的最佳判断,并没有办法最终决定自己的选择。然而,这个选择还是会被判定是自由的,是不受约束,强迫或者控制做出的。但是我们接下来就会看见,有一个哲学家表示,不仅仅上述的推测是可能成立的,还会有非常常见和强有力的证据给出合理的解释。


  走近赛尔


  在《行动中的理智》一书中,当代哲学家约翰赛尔质疑了一个由大卫休姆(1711•1776)提出的传统哲学观点,即一个人基于他信念或需求所产生的判断,完全地决定了他的行为。约翰赛尔声称,这种模型体现了人类理智其实是猿类理智的一种复杂版本,以盲目的追寻食物、栖息地和同伴为特点。这种行为并不真正理智,约翰赛尔说,因为其中不含有理智的思考。动物们不需要思考他们的需求和目标,他们只是对迫切的要求做出反应。


  讽刺的是,约翰赛尔同时也把海洛因成瘾者作为传统模型的一个典型例子。在最坏的情况中,海洛因成瘾者失去了思考他的处境或对此做出反应的能力,他并不考虑自己为何需要毒品,而只是用拼了命的获取毒品。另一位当代哲学家哈利法兰克福,将这类瘾君子称为放纵者(此词他用以与正常人相对应),因为他不为——实际上是无法为——自己的欲望与需求做出思考。在法兰克福看来,一个正常人具有一阶需求与二阶需求。一阶需求是正常的欲望,例如对蛋糕、喷气靴、爱或者统治世界的渴望。(嘿,不同的爱好。)放纵者们当然具有一阶需求——明显海洛因成瘾者热切渴望着海洛因。但是正常人(法兰克福定义中的)还具有二阶需求——在一阶需求上衍生出来的需求。我或许想要一个波士顿奶油甜甜圈,但我不愿意让自己想要这个,因为我知道甜甜圈对我不好。托尼总是想同佩珀•波茨在一起,但他不希望自己想要和波茨在一起,因为他的超级英雄生活方式会令波茨处在危险之中。另外,他常常渴望酒精,但他不希望自己有这种渴望。他对自己的酗酒问题进行了反省,并且下定了决心去抵抗诱惑。


  在理想情况中,一个正常人的决定由二阶需求确定,他由此决定选择什么,或对于某项需求的选择与否。当然,没人能完美的做到这点。当一个人屈服于他非常强烈的——对瘾君子而言,当尤其强烈的一阶需求被拒绝的时候,正是一种意志薄弱的情况。而那个无法思考的海洛因成瘾者,他没有二阶需求,只需要满足自己的一阶需求——正如同动物,或法兰克福所定义的放纵者。


  赛尔与法兰克福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割裂了——或至少放宽了——需求与决定之间的紧密联系。虽然赛尔没有明显的赞同二阶需求的优越性,但他确实支持需求独立推论,即因素而非需求影响了我们的决定。例如保证,或者承诺,就是最简单的例子:假设美国队长想要同与他相处很久的女友莎伦•卡特共进午餐,但他记得他答应了要陪钢铁侠设计一些复仇者的训练程序。或许他此时此刻唯一的需求就是与莎伦见面(她的陪伴比托尼•斯塔克更好),但他记得他对托尼做出的承诺。美国队长当然不会不守信用,即使在某些毁灭博士是幼儿园教师的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中,他也没有不遵守承诺,但这个承诺仍然会是指引他行为的原因之一——哪怕不是决定性原因。用法兰克福的理论来说,队长会有坚守诺言的二阶需求,如果他——哦,因为他,意志坚定。总之,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队长都会看重自己的诺言,即使这意味着违背他的需求。


  不为人知的“断层”


  所以,如果我们承认个人欲望这些原因,我们就可以将他们与普通的想法和信仰一起归结到,你做决定的时候产生的传统模式思维里去,而且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影响你,使你无法做出最佳的判断,从而相继影响你的选择和行为。


  赛尔(哲学家)曾说过:永远别急着下结论。即使一个人做出了最佳的判断,也许就算她经过了深思熟虑,经过对自己灵魂的探索,还把好处坏处全列了出来,我们还是没法保证,她会去按着自己的选择去做。但是动物们会,海洛因上瘾者同样也会,但是一个真正理性的人却不会这么做。为什么不会呢?赛尔提出那是因为理性的人,在他们做出真正的决定之前,会出现一些“断层”,也就是说,他们会犹豫。


  我们先假设在每次因信仰或欲望所形成一些行为,或者是在努力达成这些行为时,都会产生一些犹豫。这些犹豫不决有一个更为传统的名称,那就是“自由的意志”。


  换句话说,在一个人形成一个判断之后,她必须做点什么,她必须做出决定,“下定决心还不够,你还必须付出行动。”这不是通过什么数学定理或计算公式结合她的信仰或想法计算出来的结果;就算真的存在某种科学的机制,那也仅仅只能影响她的判断而已。但是做出自己的判断,本身也是一种行动,并且这种行为是无可避免的,我们必须有所作为,必须做出选择。如果传统的模式已然被证实,那么“我们就不用按照我们的本意去行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等着,让那些想法自己变成现实。”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我们必须要付出行动。


  还记得上文提到的黑寡妇的处境吗:她知道自己应该遵循尼克•弗瑞的命令,但她却选择去与托尼•斯塔克见面。按照传统的模式的理解,我们可以推测她改变了自己判断,也就是说,与托尼见面才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但是赛尔却认为选择是很有限的,他提出,即使此时遵循弗瑞的命令才是最好的选择,黑寡妇却决定去做别的事,这也是不矛盾的。因为在判断通往选择的路上,存在着很多断层,使得她最后决定去与托尼会面,就这么简单。


  但是究竟为什么?我们要怎么解释她的决定?赛尔对此也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什么也没有”。这些断层里都存在些什么?什么也没有。这些断层里,什么都没有:就像有时候,你决定做一件事,事到临头你却突然收手了一样。没人能解释或者模式化,在那些断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使人突然改变了想法,因为那里才是真正的选择诞生的地方。这些选择,不受任何能影响判断的因素(信仰,欲望或者其他通常意义上的原因)的控制。这些因素可以影响你的最佳判断,但他们却没法迫使你去付出行动。她的选择是她自己的事,她可以选择遵循自己的判断(按弗瑞的命令去做),又或者她可以背离自己的判断(去见托尼)。


  听着,我不是说,娜塔莎不按自己最佳判断去做事儿是件好事儿,毕竟,我们需要判断来帮我们做决定。但是,一个人也完全可以选择不按自己的判断行事,并且,正是这个能力让她成了一个真正理性的人,因为她不像野兽一样,仅仅按自己的信仰和欲望来做决定。


  解决意志薄弱问题


  赛尔关于“断层”的观点,为意志薄弱的悖论提供了一个简单明了的解决方法。意志薄弱之所以难以用传统的选择观念来处理,是因为在此模型中不存在要被削弱的意志。需求与信念决定了人们的选择,正如同电脑程序决定了其运行。(从没有人称一个机器人意志薄弱,对吧?)这一模型中没有为意志留出空间,便更无从使信念湮灭或被削弱。正如赛尔所解释的,很多哲学家认为“在理智的动机性行为的情况下,存在某种有理且必要的、行动的心理性前因和故意性表现之间的联系”。就此而言,这否认了一个人任何真正的选择,以及他在这件事中起到的作用。因此,“严格来讲,你就可能陷入了‘意志薄弱’这个问题。”


  但在赛尔的理论中,“断层”存在于对真实选择的定位或意志本身之中,并因此使得意志有了得以薄弱(或增强)的空间。正如我们所提到的,对于个人而言,做出的决定与她的判断保持一致是个好主意(例如在法兰克福的框架理论中遵从二阶需求)。但我们需要意志或意志力来做到这一点——尤其是当遵从你的判断意味着要牺牲自我需求来达成承诺的时候。因此当一个人越确实地遵从自己的判断(或二阶需求),她的意志越坚定——而如果她越少遵从自己的判断,她的意志越薄弱。因此,意志薄弱意味着不能将做出的决定与自己的最佳判断保持一致。传统的选择观念还在对意志薄弱苦苦思考,而赛尔的理性理论已经对此做出了完美的解释,因为赛尔为真正的选择给予了空间——无论其是好是坏。


  因此,让我们再来思考托尼酗酒的问题。正如我们所言,至少在托尼清醒的时候,他有自知之明并且善于思考。尽管他经常或一直想要喝酒,但他的判断告诉他不应该喝,就他的信誉而言大多数时候他也的确没有喝,即便是在充满压力的时间段,例如内战中也没有。他做出的决定通常都与他的判断相一致,这展示了他意志的力量。但在某些他向饮酒的欲望屈服了,更改自己的判断并决定“只喝这么一次”是个好主意是荒谬的。(当然人们用这种方式为自己找借口,但当他们的判断改变之后他们根本不需要找借口了)。例如,在与奥巴代亚斯坦长达三年的冲突的早期,托尼抗争过,但他最终屈服于饮酒的诱惑。托尼一直认为沉溺于对酒精的渴望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但最终,斯坦的手段(其中包括令一个女人引诱斯塔克,这个女人最后背叛了他)瓦解了托尼的决心,他开始饮酒。赛尔的理论能清楚地解释这个例子——托尼仍然认为保持清醒是最好的,但由于一时的软弱,他选择了另一条拥有即时吸引力的道路。


  赛尔强调,选择是自由而非强迫性的:意志薄弱也不过是某类自由的一个表现,换言之,意志的自由。赛尔甚至给出了一个关于饮酒的例子:我的判断是我不应该再喝另一杯酒了,但我想再喝一杯酒的渴望与我的判断相对抗。当我根据我的最佳判断行事时,我拿起酒杯的行为就不再屈服于我的强壮意志了。赛尔认为,拿起多余的酒的决定是不理智的,因为它与更好的判断相冲突。但他有机会做出糟糕决定的事实,反而表明了他是一个通常做出真正决定的理智的人——即使有些决定最后会变得不理智。


  超强意志力


  不仅是哲学家,也包括心理学家与经济学家在内的学者们花费了大量时间解释何时与为何人们屈服于意志的薄弱,但他们很少花时间理解人们是如何拒绝自己的迫切要求的。尽管他们在自己的模型中为意志薄弱留出了空间——例如,通过介绍短期的偏好会影响长期的偏好——这些模型本质上仍然是决定论的,体现了意志薄弱的行为是需求与信念的产物,这只是一种宽泛的理解。如果诱惑太过强烈,人们将会屈服于它,反之则不会,故事结束。但人们仍然没有选择,也没有真的理解意志薄弱——因此这明显是一个有缺陷的模型。


  我们是否可以像托尼调整他早期的胸部护甲一样调整这个模型?如同赛尔和他的断层理论,当代许多哲学家非常认真的研究了关于意志的一个观点,并且坚称:存在一种高于并超出需求与信念的,选择的能力。这种观点被称为唯意志论,因其认为,对于是否要将需求与信念付诸行动,自由意志或选择是必要的。哲学家华莱士把传统的决定模式称为“液压概念”,因为它将欲望描述为迫使人们屈从的因素之一,而欲望的此种力量依次决定了人们的行为表现。“行动可追溯到我们内心力量的运作,至于作为代理人的我们,实际上最终是被动的。这种概念下的代理机制实际反而使我们无法看清真相”。正像赛尔和华莱士所认为的那样,决定是我们真正做出的事情。如华莱士所言,当我们通过做出决定来锻炼我们的自我决定能力时,结局往往是我们已经做过的事,而不仅仅是那些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


  传统模型可以轻易地解释托尼为何屈服于酒精:他想要饮酒的即时需求胜过了他更为深思熟虑的,保持清醒的需求。但在某些时候,他的饮酒欲望非常强烈,托尼也拒绝了酒精——我们欣赏他的自制力。传统模型不能解释托尼的自制,因为无论如何都是需求导致决定,诸如此类。这就好像把意志薄弱放入传统模型中,而哲学家们排除了意志坚定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跟从唯意志论者,并认识到意志的存在,我们就不仅能轻易地解释意志面对诱惑何时薄弱,还能解释意志何时强大并拒绝诱惑。托尼通常认为清醒是最佳选择,但他仍想饮酒——当他意志薄弱的时候,他屈服;当他意志坚定的时候,他坚持下去。


  自然而然的,下一个问题是:什么能解释一个人的意志薄弱还是坚定?一位当代哲学家理查德霍尔顿,建立了一个将意志的薄弱与力量类比成肌肉的模型。正如同肌肉因为反复利用而强壮,因为忽视而萎缩;我们越运用意志,它越坚定,越忽视意志,它越薄弱。节食者们常常发现,一次对于甜点的松懈会使得以后的多次松懈变得更加容易;酗酒者们尽量滴酒不沾,因为他们害怕这会导致以后的更多次饮酒。此外,意志如同肌肉,还容易因为过度使用而被削弱甚至耗尽;这正是奥巴代亚斯坦如何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的灾难、挫折和背叛使托尼故态复萌的——这其中就包括使托尼长时间的保持忙碌和清醒状态。


  这种方法说明,要击败薄弱意志的方法不仅依赖于复杂的维持机制(例如减肥中心或自动储蓄计划),还需要通过持续的心理努力的运用来增强意志力。像许多恢复中的酗酒者一样,托尼参加匿名的戒酒互助会。但在这些互助会的间隙,他的担保人不在的时候,他全靠自己。正如在许多充斥着诱惑的时候他自己想的那样,“我必须坚强”。他必须拥有持久的决心,因为如果他的决心在被需要的时候不在的话,那么酒精问题便又会卷土重来。


  惊艳和启发


  钢铁侠也许是漫威超级英雄中最接近人类自我的一个了,不仅仅因为他没有超能力和变异的基因,还因为他那并不完美的意志力。如果约翰•赛尔是对的,托尼的软弱,尤其是对酒精的屈服——反而显示出他是一个真正理性的人,同时也展示了他人性化的一面。他不断的与酒瓶中的恶魔斗争,实际上使我们认同了这个富有,帅气,聪明过人的托尼•斯塔克。在这个世界上,他拥有那么多美好事物,他受万众瞩目,但他仍然要每日与自己的欲望斗争。最后我想说,钢铁侠铠甲的力量,也许让我们惊艳,但是托尼的意志才是让我们备受启发和鼓舞的。


 


 


 


CI招新请戳新人群:154402166


欢迎翻译和修嵌君加入~ 




评论
热度 ( 103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