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你了。

福华|盾铁|德哈

「出草火大风大中」
「晓星早已经坠落」

【德哈/Drarry】史诗对决(2) 沙龙调香师x商业香专柜导购

突然发现FM家的一轮玫瑰应该算不上特别准确的小众香?还是很适合布雷斯而德拉科闻到又不会打他的那种吧2333

另:L'Artisan Parfumeur是法语。前文戳【史诗对决】tag阅读。







德拉科使劲揉揉鼻子,打算转身离去,发现自己的裤脚被酒鬼死死拽住。他微微愣了一下:“你要干什么?”


那个酒鬼扯着他的裤子坐起来,甩甩乱糟糟的头发。


今天真是背,他想。德拉科手放在兜里隔着布料紧紧捏着裤腰带,脸上还非得做出一副正常的表情来,实际上生怕这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颜面尽失。


“请问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一双翡翠绿一样的眼睛抬起来,目光里有强忍的怒气,完全不是醉酒的样子。


但是德拉科的思绪突然开始打结,大概是这里酒精挥发的太多,让他不知不觉用了鼻子喝酒。上一次见到这么绿的时候——是哪个淑女脖子上Soie Dior Coll上的宝石吗?不不不,那逊色多了,也许,也许是花园树上新冒出来的嫩芽那里——他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十足的酒鬼,在记忆里疯狂地翻箱倒柜来寻找压过这双眼睛的东西来。


十秒以后,他大度地选择认输。不就是蠢过头的圆框眼镜,白过头的皮肤和长过头的睫毛吗,他都可以忍受。


德拉科竭力把话语里细小的结巴熨成样板衣,他的嘴角弯起一个自认为最有诚意的弧度,把手伸出摆成最优雅的角度。“如果是市面上买的话,你可以去L'Artisan Parfumeur看看。”


“……”笑的好嘲讽,他在讲什么鸟语,你这姿势是要给我授勋吗!哈利的怒气又明晃晃地拔高一截,站起来恶狠狠地说:“谢谢!”然后直接转身离去。


德拉科的手还茫然地停在空中,布雷斯扭过脸。





冰凉的酒液浇上白色的小块,德拉科回过神来才发现——见鬼,他怎么还点了一杯绿色的苦艾酒!他对着玻璃杯瞪了半天,心里懊恼的很。


“马尔福啊马尔福,想不到你也有这一天啊,”布雷斯啧啧几声,“这叫自作自受。你爸要是发现你喝了这酒,非得罚你不可。”


德拉科挤出一个轻蔑的鼻音,举起酒杯喝:“那是他不知好歹。我是调香师,又不是科学家,适当饮酒有助灵感到来。”


“其实你刚才又喝了两杯加冰的伏特加马上……”


德拉科闭上眼,直挺挺扑在了吧台上。


“……就要醉了。”





TBC.





是谁!是谁!每次更新就取关我是什么意思!


这个月再更新我就是小狗。

评论 ( 14 )
热度 ( 59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