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妈耶!他娘滴!

主页粮有:福华|德哈|李泽言|微盾铁

以后大多写:福华

希望天天有好粮可以啵啵唧

【福华/HW】合情推理(6)

合情推理5





约翰脑袋里的思绪乱糟糟的,努力设法让自己尽可能地去回想有关弗朗西斯的一切,然而毫无用处,往事如同隔着层毛玻璃那样模糊。可是小时候很多人都夸他记性好——


路上行人稀少,表情都罕见的不是漠然。约翰的思绪中断了,有人食指和中指不断揉搓,有人下颌的线条隐隐颤抖,有人发型和衣着凌乱。和夏洛克走过去,无数擦肩而过的风带来的都是焦虑的气味。他回头,注意到伦敦的天空是大雨将至的颜色,没有风,树叶也无一丝颤动。






啤酒上浮着白色的泡沫,杯壁渗出冰凉的水珠, 而面前的人却没有要喝的意思,只有手指攀上把手感受低温带来的凉爽。他戴着一顶灰色的鸭舌帽:“所以,这应该是一个意外?”


“当然是个意外!”和他对话的人身材敦实,整张脸偏圆,有着与之并不相称的鹰钩鼻,“你是主演,来这里也算贴近剧本内容。话说第三季就差最后一个镜头了,你还得回去呢。”


神探夏洛克第三季?本尼恍惚了好一会儿,听起来好像都是上辈子的事了。他又听见莫法特说:“这个世界由笔创造,你说它真实也可以,毕竟事情究竟因你而起,假如你没有这个念头,这个世界就始终是不存在的。”


但这个世界如此俱全,你呢?


本尼忽然一拍脑袋,高脚椅转了半圈,风衣扬起一片来,他低头探身在地面搜寻:“我的小册子去哪儿了?”


莫法特看着本尼。


假如本尼愿意,并且拥有足够优秀的远超任何精密仪器的优秀视力,他或许能够发现他自己每次大幅度动作时,周身空间都会产生极其微小的波动。然而与其说是波动,更不如像是个游戏里技能——闪现来形容更准确一点。每两次出现的频率之高,完全到了可以将其忽略不计以静态来看待。


一本黄色再生纸小本子躺在地毯上,被风衣带起的风刚给掀了一页,就忽然不见了。


本尼的动作停了一下,回头问莫法特:“我刚刚有在找什么东西吗?”


莫法特摇头:“不知道,你没讲。”


本尼只好重新恢复原本的姿势。他认认真真思考了半天,只是确认了自己真的记不起来找了什么。不过这种事从小到大经常发生,他也就不太再注意了——这个从小,是指他在这里的从小。


莫法特继续微笑着看他:“我听说你已经找到了那颗星星。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只要让他们彻底怀疑这里的真实性,世界的存在基础就会被动摇——毕竟是主角嘛,没有主角的故事,算什么故事呢?黑箱的存在总得让事情更快捷……”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瞬。


本尼低了低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我想你应该知道,除了天文物理,我选修的学科还有……”


古典哲学。


你能说哪场梦是醒着做的,还是睡时见过的?只剩下一点点即将醒来,不如好好结束它。






郝德森太太大约是出去散步了,约翰伸手打开壁上的开关,夏洛克脱下大衣挂在衣帽钩上,走在他身前一语不发,脚步静到听不出。


“……莫里亚蒂?”约翰条件反射地去摸后腰,左手按在夏洛克肩上。


整个221B一片狼藉,波斯地毯看上去像是刚被除草机碾过去,受灾最严重的就是厨房和洗手间,全是凌乱的水迹。


夏洛克双手插兜,继续向前走:“不是人类所为。”


约翰眼皮一跳。这时沉寂已久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约翰,快点把夏洛克叫过来,就在特拉法尔加广场!绝对他妈的不可思议!”雷斯垂德嘶哑的声音拼命挤出听筒,约翰把大衣条件反射地取下递给夏洛克。


他已经往楼梯口走了几步,发现夏洛克依旧站在原地没动。约翰疑惑地问:“快点走吧,路上再给我解释。”


夏洛克似乎嘴唇动了那么一下,又好像没有,沉默着跟在他后面。





TBC.




_(:зゝ∠)_……土下座!啊啊啊啊上次更新太急了漏了好多_(:зゝ∠)_抱歉抱歉还这么久没更新……


下一次更德哈,再下一次把福华师生点梗发了,之后会有盾铁新坑_(:зゝ∠)_


高一开学以后,觉得自己好老啊……

评论 ( 8 )
热度 ( 14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