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是不可能的,只敢咕咕咕这样子。

主页有:福华|德哈|李泽言|微盾铁|警探组

【福华/HW】叮!您的咨询侦呱已出门(下)

上篇地址http://shiqiheng.lofter.com/post/1defafc5_12400cef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哥们我三十多天就高考了 终于把这篇写完了 等我高到一个211再回来跟大哥们共品cp








约翰脑门被汗水打湿,拿着夏洛克的手不自觉地逐渐加重了力道。货箱后的脚步声警觉地响起并逼近,他的手摸向腰后的勃朗宁,心神紧绷。



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遭遇危险,但是这是第一次夏洛克以青蛙形式陪伴在他身边的。说实话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夏洛克愤怒地调查了所有在这个当口兴风作浪的犯罪团体,但无一例外地都和青蛙扯不上一便士的关系。所有调查都变得更隐秘安全起来,除了注意夏洛克不要被人踩死之外。今天夏洛克没法帮他逃过一劫,约翰·华生头一次遗憾自己没去学习如何与青蛙交流……假如真的死在这里的话,想必夏洛克的棺材一定小得可怜……不,青蛙会有尸骨这种东西吗?它们死了以后似乎只是会被太阳蒸得只剩下一道轻烟似的影子。



然而由于青蛙皮肤本身太过腻滑,约翰这一用力反倒令其与摩擦力之间失去了平衡关系,在夏洛克自己都尚未反应过来的一瞬间,这位咨询侦蛙就那样不可阻挡地朝着来人飞扑了过去。



约翰瞪大眼睛,咽了口唾沫并训练有素地拔出枪。但是他之前显然忽略了除脚步声外另一个声音的存在,那似乎是什么东西的尖在不缓不急地点着地面。



青蛙挂上了那个人的脸,后腿还在对方双颊处神经性地弹跳了一下。



约翰几乎要控制不了面部肌肉的抖动。



竟然是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



M15的特工头子大概在整整三十多年的漫长生命历程中都从未设想过如此要命的场景。

 

 



 

 

《旅行青蛙》的制作人耷拉着眉毛坐在221B的沙发上。窗外呱声此起彼伏鸣如雷震。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就是这样,”约翰耸耸肩,“毫无反常之处,除了他成为了一只青蛙。”



制作人摸着下巴,想了想说:“您要不要打开您手机里的游戏看一下?我可以用整个工作室的名义起誓,我们实在只是个做游戏而不是变青蛙的……外面怎么那么多青蛙?您这儿还有片池塘啊?”他心里不停嘀嘀咕咕的,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忽然拐到了一个奇怪的平行世界里去了,在那个世界里做出的游戏会变成真实……要不然就是这位用户太爱他家小青蛙了?毕竟这只青蛙长得还是很有气质的!



“喔,并没有,只是我室友新找到的线人。”约翰瞥了眼制作人脸上恍惚的表情,不抱希望地点开那个好几天都忘了打开的游戏——



田里满是待收获的三叶草,碧绿的叶片随着微风轻轻摇晃,约翰伴随着一阵收获的“噌噌噌”的音响点开小木屋,紧接着大叫一声“我的天”。



一个头顶乱糟糟的黑色卷发,四肢修长、下巴劾锋利得迷人的家伙,正以一种颇为不雅的姿势蹲在树墩上,手里拿着一根羽毛笔,神情认真而严谨地做着手账。

 

 



 

 

“今晚吃巨石三明治,还是说苔藓烧饼?或者你觉得自力更生去抓点蚊子也不错?”



夏洛克在沙发上挺尸,闻言冷冷地哼了一声。



一阵拖沓的脚步声由下至上移动到二楼来,郝德森太太托着一盘小甜饼进门,疑惑地抽了抽鼻子:“哦,亲爱的,这里为什么会有一股沼泽味儿?并不是阻碍你们热爱那些冷血动物,我年轻那会儿的小伙子们也有这种爱好,不过说实在的,它们有些动物的呼吸对人体的健康有害——”



约翰吻了吻郝德森太太的面颊,笑着说:“我的确是挺喜欢点小动物的。”

 

 

 



 

 

“今日法国外交部部长与您有一个聚餐,菜单是红酒炖牛蛙——”

“换掉。”





END.


评论 ( 9 )
热度 ( 64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