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你了。

福华|盾铁|德哈

「出草火大风大中」
「晓星早已经坠落」

【HWH】Whitebroad

Warnings:福华福无差 微虐 OOC
Summary:“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来自《龙族》)






“Piss off!Sherlock!”
John咣当一声甩上房门,离开221B,Mrs Hudson闻声而来,只看见John拐过街角的身影。
她急忙上楼去看Sherlock,发现他站在窗边望着远处,不知道是发呆还是思考。Mrs Hudson叹了一口气:“You……”
摇摇头没说什么,贴心的关上门下楼了。
Sherlock忽然想起前些天晚上无意中的那个凝视。那是很难得的一个机会去仔细看John。尽管在见第一面的时候,Sherlock就已经牢牢记住John的模样,不可能遗漏。
大概是太无聊的缘故,他盯着John的睫毛看了很久。当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但事后Sherlock还是觉察到了内心的蠢蠢欲动。
这让他很烦躁。
于是这几天和John吵架的次数增多。John今天终于忍不住离开。Sherlock知道他会去找女友散心,最晚明早就回来,提出和Sherlock谈谈,然后和好。
Sherlock明白,根源位于自己这里,而他是不可能和John讲清楚。就算有很多人误解,事实上John是个直男也毋庸置疑。
Sherlock狠狠打了个喷嚏,今天出去调查的时候淋雨感冒了。
脑子也稍微有些混沌。Sherlock仰面平躺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
Sherlock睁开眼睛,发现给他掖被子的人不是John,是Mrs Hudson。她看见Sherlock醒了,拿过一杯热水递了过去。
喝完水,Sherlock还是没忍住,嗡声嗡气地对Mrs Hudson问:“Where is John?”一出口Sherlock就觉得自己很蠢,答案不就是昨晚吵架John还没回来吗?
这次回答远远超乎Sherlock的意料,Mrs Hudson脸上满是疑惑:“Who is John?上个月修下水道的?”
Sherlock难得一怔。心里不好的预感突然放大,掀开身上的毛毯站起来。
John新买的毛衣,没有。
John的笔记本电脑,没有。
John准备送的约会礼物,没有。
不可能没有John痕迹的。也不是Mycroft手下的人做的。
……
Anderson今天摸不到头脑,Sherlock这是怎么了,开嘲讽他也不带回一句的?
Sherlock抽出一本小册子翻看,头都没抬地说:“John,去检查尸体。”
一个胖胖的警官跑过来,看面相是性子温和的:“你在叫我?我可不是法医。”
半晌,Sherlock像是刚注意到:“……No.”
Lestrade发现,Sherlock开始心不在焉和难以抑制的焦虑。
认识Sherlock这么久,头一次见到他的心思不在破案上,大概是出了什么事?
“你最近有什么困难吗?”
“No!”
……
Mycroft的黑伞轻点着地,雨水顺着伞脊滑落:“你找到他了吗,那位John·H·Watson?”句尾微微上扬,隐藏着无法知晓的担忧。
他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Sherlock自从一次探案生病之后,像是身边存在过一个人。他的小弟弟可没有什么精神疾病,那么就只能说明……
沙发里的卷毛深陷,凌乱不堪,看上去很多天都没有打理。
过了很久以后,Sherlock忽然坐直:“Mycroft.”语气疲倦。
……
Sherlock第一次感受到,John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巨大。这和以前那次假死的离开不同,John……就像是他自己编造的一个荒谬的梦。
Oh,真是个糟糕的比喻。
但是和John说过的一句话一样,“没有你的时候,John,我也照样活着。”
……
Sherlock困倦地从沙发里慢慢起身,他的身体渐渐一日不如一日。年轻时的滥用身体终究是留下了后果,现在多病加身,却固执地不让别人来照顾。
“John……”
Sherlock的舌头不受控制地讲出一个名字。仿佛尘封多年的宝物重新打开。
屋外的蜜蜂绕着花朵嗡嗡飞舞,阳光照在树叶上,闪烁着蜂蜡一样温暖的光泽。
Sherlock慢慢地回想起从前的时日。John和他奔跑在伦敦的大街小巷,气喘吁吁。
记忆宫殿在逐渐崩塌又慢慢重建,只有那座名为John的房间毫发无损。
但是没有John这个人。
……
一片混沌的昏黑,Sherlock重新睁开眼睛。本来应该寿终正寝,但是年轻的充盈的活力又表明着这并非幻觉。
重返过去。
雨水沿着窗框滑落,Sherlock注意到John的身影已经穿过马路向街角走去。
如鲠在喉。
Sherlock迅速地跑下楼,撞上Mrs Hudson,又急切地起身。
Sherlock跟着John拐弯,身旁行人如流水,他却眼睁睁看着John消失。
像白板上的字,一部分一部分地被擦掉,不留痕迹。
Sherlock狼狈地跪倒在地,声音里是无法抑制的沉痛:“No……”
终于放声痛哭。
亲眼看见John的消失,令Sherlock再也不能用微末的侥幸欺骗自己。
从来没有John·H·Watson这个人。他不过是你的幻想罢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3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