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歌接天晓。

福华|德哈|李泽言|微盾铁

高三养老中/短小坑

最近想当韩宇的女朋友和考上211!

【个人随笔】逃难(1)

瞎几把乱写.




(一)
附近有座山。
山势平坦,唯一上去的办法是沿着一圈圈的盘山公路。人造树高高地耸立在林海之上,腰间别着扩音器。
我已经两年没爬上去过了。尽管路程只有十分钟。



(二)
穿着米白色针织毛衣。我注意到那个女人是独坐的,在人声鼎沸的饭店里。
她大概是一条漏网之鱼。于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确信这个要求成群结队的尘世试图赋予自己将对方捕捞的能力。
她面前只摆着一盘蒜蓉菜心,油光在盘子里浮动。
她在想什么?会是和我一样的东西吗?在这里是为了凸显她的孤独吗?
从绿色的根部吃起。她的发尾是暗红色,面容太普通了,精心计算好的普通,我无法记住她的样子。筷子轻轻地动了几下,一整棵长长的菜心在被缓慢地切割、嚼碎、混合。
我几乎着迷地盯着这幅格格不入的画面。邻桌小炉子冒出带着作料的热辣香味,半封闭的房里厨师准备做一道松鼠桂鱼,刀尖闪闪发亮,洗手间被甩上的门,或许里面有人在迫不及待地呻吟。
她是世界的漏网之鱼。
有什么想要催促我去抓住这个通缉犯。
最终我不顾一切地站起来,餐桌连带着杯盘一起倾斜,我绕过匆匆而过的服务员,哭闹奔跑的小孩,酒醉男人遗留的烟头----它甚至把地毯烧穿出一个洞,我绕过所有帮助她的阻碍,趁她没有发现我。这些细枝末节无理却依旧存在着,我做不到忽视它们。
她是漏网之鱼!




(三)
自杀作为一个相当高频的词语出现在我的脑袋里。
每当我猝然记起它的时候,这个对我的诱惑会比蛇对夏娃所说的话更加强烈。
……至少不能在这个时间段死去。绿色植物把头探出阳台栅栏,仰望对它无益的、高高在上的月亮。
因为成绩的下降和随之而来的难堪的自杀,太怯懦了。我是在恐惧,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无法遏制心中的惊慌失措,但这不能称之为缺少勇气。
死亡才需要超越一切的力量。
我不明白我在做的所有事情的真实含义,它们都可以被放弃,我在做仅仅是身体发出的指令。而我厌恶这拘束我的东西。
燃烧青春……如果那些猖狂的、轻视的大笑算的话,那些肮脏的、无礼的咒骂算的话,那些疯狂的、空虚的追求算的话,我就可以向任何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明起誓:我正燃烧着拥有着青春。但我不信他们。我只信我自己,I AM THE KING,BABY!
我即为王。死亡在我手指间纠缠时如鱼得水。我有一个完整并且独属自己的珍宝,那是我自己的死亡。
我故作姿态并且装聋作哑。用乏味的零散意识堆砌构建语句。
我要一场永不放晴的大雨,雨水落下来要像是烈焰焚烧。
楼下有人半夜拖着行李箱,不知道是为了流浪还是归家。缩小窗口里的莎乐美黑暗中面如厉鬼。
行走了这么长的旅程,没找出活下去的理由。好奇心驱使我继续前进,还告诫我脚下的石子儿。

TBC.

评论 ( 8 )
热度 ( 6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