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歌接天晓。

福华|德哈|李泽言|微盾铁

高三养老中/短小坑

最近想当韩宇的女朋友和考上211!

【短篇】【拉郎】【美国队长×死侍】只在亲吻时安静 上

不行……每次闲着就想翻出来次一口。
于是我选择转载orz这个cp冷到北极圈:(

艾花花:

Wade起初只是想来看看传闻中的美国队长,但没人告诉他对方那么……性感。


Wade哥俩好般的攀上对方的肩膀:“嗨!队长!你的胸肌可真酷!可以让我摸摸吗!哇塞!你的屁股可真翘!你的盾牌呢?你测过自己的脂肪含量吗?你……”


Steven扒掉对方的手:“你可以闭嘴吗?”


“只有接吻才能让我安静,所以你要来跟我接……米锅退场次负银……”Wade捂着被打肿的嘴含糊不清的不停说着,直到Steven终于站起身,离开了便利店。


Wade待了一阵,才沉默的走出空无顾客的便利店,他看到自己在窗户上的倒影,笑了起来。忽然,他的大腿被不明物体撞击,Wade低下头,发现是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孩,他急忙将套头衫的帽子扣在头上。


小女孩仰着头望着他,Wade想要马上离开,却发现牛仔裤上粘着根快就要吃完的棒棒糖。Wade再次进到便利店里,出来时将一根小熊模样的棒棒糖递给了仍站在原地的小女孩。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Wade总是去骚扰Steven,然后捂着肿胀的嘴离开。美国队长下手真狠!就在一个月零一天时, Wade意外在酒吧角落看到了对方,条件反射般先一步捂住了嘴。谁知,Steven却将一杯啤酒摆在了他面前。


Wade坐了过去:“你可真老土,现在没人喝脾酒了!”


“我当然老土,因为我被冻了很多年。”


这话勾起了Wade的兴致:“被冰冻是什么感觉?你可以尿尿吗?你的那个地方也会定期起来吗?你……”


“那你呢?不死不老是什么感觉?如果我现在把你的胳膊砍掉,你是什么感觉?”


Wade愣住了,他从没想过对方会跟他说这么多话,该死的!对方可是美国队长,全美国女人的梦中情人!全美国男人的目标!他该怎么回答?早知道他应该去报个文学班,那样他就可以来段文艺的句子,绝对可以唬住这个被冻住很多年的……性感男人!甚至可以骗他上床!Wade想入非非,他仿佛感觉到身上的疤痕在跳跃,那是兴奋的表现。等到他回过神,Steven早就不见了踪影。


 


Wade挥舞着双刀,脑海里满是Steven的身影,完美的肌肉线条,丰满的臀部,包裹在黑色休闲裤下紧实的双腿,还有那张完美的俊脸,Wade忍不住‘嘻嘻’的笑出声。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Wade一个怔愣,一脚踩空,双刀反转,直直刺进了他自己的肩膀……


“啊呼!不好意思,太大意了!我平时不是这样的。虽然我不是超级英雄,但我也需要一个更酷的出场方式,你觉得……这个怎么样?”看着对方阴郁的表情,Wade开心极了,“队长,你生气的样子可真……啊啊啊啊啊啊!”Wade还没说完,嘴就被进门的Steven狠狠的按在了地板上。


恼怒的声音响起来:“该死的!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几分钟后,Wade揉着嘴:“你们复联的保密工作可真不怎么样,你应该找富翁弄个更好的安保系统!现在偷窥狂那么多,万一进来安装个隐藏摄像头之类的,你的雄风和果照明天就会满天飞了!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想知道美国队长拉屎的姿势,虽然我不介意,但是英雄也是需要形象的。你我都是紧身衣爱好者,你……”再次被打肿的嘴停了几秒后,又恢复了聒噪,仿佛世界上没什么能打断他似的。


纵使Steven脾气再好也忍无可忍:“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闭嘴!”


“报告队长!接吻的时候。”Wade得意的笑着。


当Steven的脸越来越近时,Wade依然在滔滔不绝,然而……当灵巧的舌头窜进他口中,Wade一下子忘了呼吸。他一边在心中计算自己的死亡时间,一边惊讶……这是队长的舌头,他该死的应该拍个照。他偷偷的将手移到了运动衫的衣兜里,谁知有只手压了过来:


“接吻都不专心。”


Wade看着近在咫尺的脸,Steven的呼吸喷在了他的脸上,他再也抑制不住的撞了上去。他疯狂的亲吻着对方的唇,口中有着淡淡的血腥味道。Wade喜欢这个味道,因为它独属于Steven。


唇舌推来推去,互相舔吻,Wade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忘情。Steven的吻不太有技巧,但是很有力度,也很急切。Wade想到他应该没什么经验,忍不住翘起嘴角。


当Steven的手从Wade运动服的缝隙里伸进去时,Wade惊醒般的推开了对方,寂静的房间里顿时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和激烈的喘息。先反应过来的是Wade,他无法将眼前这个人和新闻上那个美国队长联系起来,他们差一点就要……Wade沉默的走出了这个温暖的房间。


街上下着冰冷的大雨,Wade静静的走在街上,经过橱窗时,他停下了脚步。他望着镜子里丑陋的脸,狂笑了起来。他无法想象完美的美国队长会对自己这副丑陋的躯体产生欲望,也许刚才的是传说中的变形人,亦或是队长的恶趣味,又或者是纯粹在报复自己这些日子的骚扰。


Wade的心忽然很痛,但他告诉自己,没关系,你的一切都可以愈合,除了你那丑陋的身体和恶心的脸……


 


Wade已经三天没有走出过房间了,他不记得自己上次这么消沉是什么时候,直到电视上的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美国队长受伤了。


Wade知道,Steven并不是不死之身,但普通攻击也无法伤害到他。也许只是擦破点皮,天知道媒体有多希望看到女孩子的眼泪,是的,媒体总是那样!下次他该带着自己的双枪去问候一下媒体。


又或者是九头蛇?该死的,他们总是研究一些很傻逼的武器,或许伤到了Steven。也许此刻正有大批粉丝围绕在Steven身边,也许还有那么一个长得不错的,正好是Steven的菜,然后他们会在医院的床上大战三百回合!


Wade无法抑制自己源源不断的幻想。那个复古的男人大概只能想到一种体位,那可真糟糕,而且也不知道Steven能不能想到要戴套,也许他本身就需要个后代,小美国队长这个称号可真狗血……


当Wade想到这里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Steven家楼下。Wade看着身上淋湿的帽衫和自己赤裸的双脚,他仿佛被下了心理暗示般,狼狈而可笑的关心着这个国家的英雄。


这对于Wade来说,太不寻常了。美国队长,一个死都不会和自己扯上关系的名字,此时,却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雨声渐渐大起来,Wade依然站在楼下,他想要离开,却始终没有挪动脚步,直到他湿淋淋的来到Steven的房门外。


Wade安慰自己,无论是神盾局还是该死的其他机构,不会允许自己找到这个住处第二次,所以门后也许是空空如也。就在此时,门开了,那里站着的是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Wade愣住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烦我。”


Wade依然没有动,Steven完好无损,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半袖T恤,下身穿着灰色的家居裤,双脚赤裸,而不是和其他人在一起。


“你要站多久?”已经靠在门框上的人终于开口问道。


“我走了。”Wade挤出三个字想要离开,却被对方强硬的拽住了手臂:


“进来。”


Wade走进门,对着一片狼藉哈哈大笑:“啊哈!不好意思,上次在你家练刀砍到这把椅子了,其实我想画个绿巨人的,但是那太难了!还有这里,我本来想画个你的盾牌,但我忘了图案了。你冰箱里的意面可真难吃,所以我帮你扔……”


“Wade。”


Wade住了口,他从没想过Steven会叫自己的名字,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你为什么缠着我。”


“因为你长得挺帅!身材也挺好,真想摸摸你的肌肉,真想……”


“那你过来摸。”


“什……什么?”


“你不是想摸吗?你可以摸。”


Wade呆呆的望着坐在沙发上的人,沙发早就被自己的双刀给毁掉了,里面的填充物透过缝隙露了出来。然而,Steven依然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坐在王座之上,而非一个破烂的沙发。


Wade走了过去,伸出了布满疤痕的手,他发现自己不敢触摸Steven,他的丑陋和对方健康的肌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Wade做不到,他做不到……下一秒,他拿下了腿上别着的短刀,利落的削下了自己的左手:


“你不是问我如果手被砍断是什么感觉吗?答案就是,欢快的……”


拳头巨大的冲击力袭来,Wade被揍得直接摔出几米远,砸在了墙上……


“滚!”巨大的吼声充满了愤怒。


Wade呆呆的愣了几秒,带着残缺的断手冲进了雨中。


Wade是狡猾的,他成功的激怒了对方。他很清楚即使Steven知道他有超速愈合的能力,但那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可以直面割下的躯体,这是多年来Wade实践得出的结论。就好比,Wade知道,强大的美国队长知道他身上满是疤痕,但如果他们要上床,当他脱下衣服露出疤痕的时候,天知道会不会造成英雄的从此不举,那Wade恐怕就是全民公敌了吧……


玩笑到此为止,前些日子的纠缠就当是一场游戏,死侍永远不可能是超级英雄,而美国队长永远不会再和死侍有任何交集……


 


Wade换上了风骚的红色紧身衣,他看着脸上的头套满意的比了个V。


“嗨!宝贝儿!”Wade对着坐在吧台的一名金色卷发的美女做了个飞吻。


女孩已经有些醉意:“你的cosplay可真有趣。”


“我还有更有趣的地方,你要看看吗?”Wade说着指了指自己的下体。


“你可真下流,蜘蛛侠。”


Wade在头套下挑了个眉,很多人都会认错他,这没什么大不了:“好吧,我一定是蜘蛛侠的下流版,喜欢吗?宝贝儿。”


“你的屁股不错,可以考虑。”


Wade看到美女上钩,帅气的一跃,坐在了吧台的座位上,开心的与美女聊天。


酒精让女孩的意识混沌起来:“你可真吵,比酒吧里的音乐都吵。”


“我的嘴还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因为我平时勤动嘴,磨练了纯属的技术。”Wade的声音透过头套传出来,带着一丝暧昧。


“你有安静的时候吗?”


听到这个问题,Wade愣了愣,才笑开:“当然有,我接吻的时候最安静。”


“那看来我们该来个热吻。”美女说着,凑近了面前滑稽的面具,谁知,她下一秒就被一只大手拽离了Wade面前。


“抱歉,他可是个随时会在你面前自爆的家伙。”


Wade看着Steven,对方带着一定棒球棒,刻意压低了帽檐。Wade贪婪的描绘着对方的肌肉线条,没见到对方的时候,Wade并不觉得自己是如此想念对方。


熟悉的挂上嬉皮笑脸,即使没人能看到面具下的自己:“啊哈哈哈!队长,你也要加入吗?或许你可以邀请你的其他朋友,咱们可以来一场肉欲派对。”


Steven不为所动,背脊永远笔直:“我所有的朋友都不像你这么下流。”


“多谢夸奖,被美国队长夸奖真是非常爽的事情,比做爱还爽。”


 


 


(我:贱贱!你怎么总是可以找到队长在哪里!


W:因为我是贱贱。那队长为什么去酒吧?他会被人认出来的!


我:因为他看上你了。


W:他老是打我的嘴!


我:因为你太吵了。


W:其实他是想亲我,对吧?


我:你猜。)




我不知道大盾和贱贱的西皮名……我不知道打什么tag,所以我打了角色的,如果有不礼貌的地方请告诉我,我会将tag去掉。

评论
热度 ( 135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