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你了。

福华|盾铁|德哈

「出草火大风大中」
「晓星早已经坠落」

逃难(2)

(四)
夜里找不到眨动眼睛的人,只有我是醒着的。
修辞,颠来倒去。鲜花比美人,美人似鲜花。
未入梦的雏鸟惊扰了几颗小星星。我手上终于有副好牌,可赢得满堂彩,只是伙伴都沉沉睡去。
我来到她床头。脸上的斑像鳟鱼背上的点,在银白如霜的月光里游动,皱纹一尾又一尾。
我轻轻地唤:“母亲,母亲。”
她的睫毛也不颤动,呼吸平稳,鼾声细微。
树影投在地板上,变作骨瘦如柴的流浪者,背包里藏了个月亮。

(五)
树林间有人在窃窃私语。吹过的风会带走思想的内容。咄咄逼人的火又将它烧尽。
我曾将自己熔成柔软的液体,流进坩埚里,最后疲倦地凝成固体沉淀。
有从远方托人捎来的信,包着牛皮纸,投在楼下铁皮箱。幼童扔进一个鞭炮。纸屑焦黑。
于是天明我去取它,以为故人只寄给我一部份树的骨灰。

评论
热度 ( 6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