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你了。

福华|盾铁|德哈

「出草火大风大中」
「晓星早已经坠落」

【德哈/Drarry+微量罗赫】史诗对决(1) 沙龙调香师x商业香专柜导购

唔……简而言之,就是沙龙香和商业香的强强对决吧。

如有错误请指出!非常感谢!相关香水知识可能不太准确otz

OOC!



哈利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酒吧里弥漫着体液的酸臭,还有从不同人的口腔中飘出来的异味,还带着余热的烟气简直要把他熏死。不同的分子在他的鼻腔里肆意蹂躏,他怀疑再多呆一秒自己以后就会分不出榴莲和西瓜的气味。

 

但是他闻到了一种独特的味道,就在这个的地方,几乎要将他的灵魂都勾引走。

他想不出这是哪一家的香水。

 

这里好像变成了一间破烂的酒馆,伫立在林海雪原的入口上。窗门紧闭人们在里面寻欢作乐,但那股寒冬森林的冰凉气息还是从某个地方钻了出来,也许是松木被风霜侵蚀出的门缝,也许是老鼠打出的墙洞。非常微弱,像根细细的线避开所有的乱麻,在不起眼的地方垂下恩惠。

近似草药的苦味搅动着他的嗅觉细胞,哈利迅速吞了口酒站起来,向气味的源头快步走去。谢天谢地,它拯救自己的鼻子。他甚至跑了起来,思维跌跌撞撞地栽了进去。

也没听到背后罗恩和赫敏叫住他的声音。

赫敏若有所思地盯着哈利的背影,然后看向酒吧柜台,问:“你有闻到什么,和酒吧不太一样的味道吗?”

“没有啊……”罗恩耸着鼻子转头闻了好几下。

赫敏重重叹气:“……苦艾酒,茴香。还有个更大的味,离你更近点的,是什么?”

“那个纹身男的狐臭!”

“我今天喷了香奈儿五号!哈利送给我的。”赫敏捏住酒杯。

“哇!五号一定名不虚传。这里味道太杂,你离我也太远,怎么可能……”

赫敏叹气,朝罗恩靠近,直到她把罗恩脸上的雀斑都红了的反应看在眼里,说:“这样够不够近?”



在哪里?哈利循着香气的线索一路走来,试图穿越气味的迷宫,在最靠近终点的地方却迷了路。越走越近仿佛越进入森林深处,焚香的气息尽管依然被压制着,却更明显了。除此之外,他开始犹豫。

会在酒吧用这类香水的人,可能性格固执不愿意迎合,说不定还会对陌生人比较冷漠。但转念之间,他忽然打定主意要见见这个人。


 

哈利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单纯依靠一感来探索。

 

他试探性地往后退了一步,那个味道稍稍浓郁了一些。为防摔倒,他一点点地向后挪着,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所幸在这个群魔乱舞的地方,没有太多人去注意他。

在那气息浓度终于逼近一个较高值时,哈利刚准备睁开眼睛,后背就撞上了一个人。


 

那个人似乎并不太喜欢他人的突然接触,立刻起身离开了座位,估计是把他认成了一个烂醉如泥的酒鬼。从他身上哈利嗅到了这股香气的源头,仿佛跋涉过广阔森林后一座巍峨的雪山出现在眼前。


 

哈利没来得及开口就摔倒了,在后仰时胳膊途经那人的手指。而对方只是漠然地收回。倒在地上前他隐约看见对方拢在袖子里苍白的手指。

 

哈利头晕眼花,看着满酒吧小星星的时候,心想:这何止是冷漠,简直是没人性。



“我原以为你会用Ferderic Malle的一轮玫瑰呢。这是酒吧,应该比较合适吧?但居然你用的苦艾调在这里倒也挺出彩。”布雷斯问。

“你那什么212VIP Men也未免太做作了吧,”德拉科眉毛挑了一下,决定不告诉自己出门后没来得及换的事实,“用这瓶在这里猎艳,可不是个好选择。”

“谁说我……”

有人撞上德拉科的后背,估计是哪个醉鬼。

他身上有化工香料的味道!德拉科的脑海立刻被这行字刷屏了,对于出身马尔福家族的人来说,任何化工香料都是被鄙视的存在。它们只是矫揉造作的产物罢了,洒在大众的身上,穿梭在一切不自然的物质里,与它们融为一体。甚至不配称为香水。

庸俗透顶。



TBC.

本来没联想到德哈的,嗝,结果越写越好玩儿。

评论 ( 1 )
热度 ( 53 )

© Public Point | Powered by LOFTER